《新新聞專訪》最"綠"的葛望平 

天空農場

本土沙龍市占率最高的綠色髮妝--歐萊德,同時也是外銷最多國家的品牌;葛望平將他的「愛國心」擴展到愛台灣這片土地,力行環保策略。未來他想用台灣農產品來開發原料,將枸杞茶葉帶入髮妝產品中。

自己用了不會過敏,才可以上架

歐萊德董事長葛望平是一位難以定義的企業人士。他頂著一顆爆炸頭,說話因氣喘而急促。他兼具了瘋狂科學家的氣質,和本土創業家的狂放,說到自家產品時手足舞蹈,然而談到往事,卻又流露出後青春期的多愁善感。 就是這樣的葛望平,建立了全台最有特色、吸引世界各地近千家企業前來「朝聖」的綠色工廠,也創立了外銷最多國家,本土沙龍市占率最高的綠色髮妝品牌──歐萊德。

他的爆炸頭無疑是個人招牌。葛望平笑著說「我頭髮之所以這樣,是因為常常要測試自家產品。有次測了對手的燙髮劑,結果頭髮冒煙,趕快跑去沖水!」有著過敏體質的葛望平,把自己當作「人體實驗室」,自家的東西若能通過他的身體,沒有起過敏反應,他才會允許上架,否則要測試到他不會過敏為止。 他的員工說他常「天馬行空,想的點子讓大家都很傻眼」,與他相識多年的老友,曼都髮藝總經理特助林明志則形容他「不太像人類,應該說他是火星人吧。」

風力太陽能,供應公司用電

顯然,這位火星人來到地球,經營的不是企業,而是理念。 歐萊德洗髮精、潤髮乳等頭髮用品,全都是用有機植物所提煉,自己從歐美進口原料來調配,天然成分達百分之九五%以上,即便必須用的防腐劑也是採用食品等級,且含量為一般品牌的十分之一,連包裝材質都可以分解,一年沒用完產品可能會壞、包材也會變薄;最新一款的瓶罐,還是用回收的咖啡渣做成的,紙盒是用甘蔗渣與筊白筍剩餘物,完全把環保擺在第一位。 要求一間生產洗髮精的鄉間工廠,經營的像是台北101的Google辦公室,恐怕有難度,但是葛望平做到了。而這也讓許多跨國企業,如中國阿里巴巴、美國3M,甚至EPSON日本社長,競相跨海前來觀摩,「光去年來參觀的企業,就有九百七十幾家,讓我超忙的。」葛望平說。 就像工業區裡的一個綠色盆栽。「我們去年只開四十幾天冷氣」,一名員工說,「光是風力發電和太陽能板,就可供應公司一半電力!」宛如北歐企業給人光潔、充滿活力的印象,洗手台用的是機械式腳踏給水,吧檯提供有機蔬食,長桌上擺滿了綠色盆栽,下午的陽光,斜照進整片落地窗的走廊,讓人感覺身心舒暢。

走出憂鬱症,激發綠色創意

而激發葛望平將這樣的綠色理念,貫徹到歐萊德的,其實是他已逝的父母。 他的父親是中國杭州退伍老兵,母親是大陳島義民,葛望平和父母感情很好,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半工半讀,在家裡就著蠟燭縫旗袍、補漁網,經歷了「客廳即工廠」年代,「什麼事都要比人加倍努力,才能改變。」他說。 退伍後,他從代理國外品牌的髮妝業務做起,但父母的相續離世,對「在公司的事都會回家跟父母聊」的葛望平來說,毋寧是一沉重打擊。

「我剛創業一個月,父親就腎臟病過世,過了半年,母親也因癌症去世。」原本就有氣喘、氣胸,身體時常過敏的葛望平,從此更患上憂鬱症,每天服藥度日。 慢慢的,從父母親的離世,到自己的過敏、氣喘,他發現這些不幸幾乎都跟化學物質扣在一起,他也發現,洗髮精中作為防腐劑的「甲醛」,讓每天要洗二、三十顆頭的髮型師,不斷暴露在罹病的高風險之中,「甲醛會在身體裡面存十年!」不只甲醛,還有甲苯磺酸、安息香酸鈉、肉痘蔻醇……,在被化學物質浸泡的黑暗中,葛望平微微觸到了什麼。 「我想做一個本土綠色品牌。」 「我想做一個從原料、製造、包裝到通路都包含綠色概念的品牌。」手裡拿著父親留下的一百萬棺材本,無路可退的葛望平,決定從自然髮妝著手。

IMG_9989

葛望平 董事長於2013年德國紅點設計大獎頒獎典禮,與同桌嘉賓合影秀出台灣國旗

堅持高品質,提升社會價值

為了要將防腐劑量降到最低,製程必須確保完全無菌。為此,他建立了規格媲美晶圓廠的無塵室,使用大自然可完全分解的瓶身,他甚至異想天開,在瓶底放置植物種子,「用完了把瓶子直接丟到土裡,就可以長出一棵樹來。」他說。 很難想像,一個營業額兩億多的洗髮精工廠,光在去年,就投資了六千萬在研發經費上,近年來,他開始構思要從台灣農產品來開發原料,例如枸杞、茶葉等。葛望平說,「這裡光碩、博士就有三十幾人」。 然而在創業過程中,葛望平也曾面臨經營危機。「房子拿去抵押,薪水還差點發不出來。」幸好二零零六年,全球環保、綠色議題發酵,終於讓本土和國外市場同時打開,讓歐萊德不僅是全台美髮沙龍店銷售率最高的品牌,還成為台灣外銷最多國的本土髮妝品牌,打進義大利、德國等髮妝市場大國。

但歐萊德銷外的品牌之路,起初並不好走。「MIT(台灣製造)根本無法替化妝品加值。歐洲人看台灣化妝品,就像台灣人看柬埔寨公司出的乳液,你會想去用嗎?」葛望平說。 他回憶,在跟荷蘭客戶洽商時,客戶看到歐萊德的報價與歐美大品牌價格差不多,曾驚愕的問他。「你是不是報錯價了?」他只說,「我們不是你們的奴隸!」,並拿出一大堆國際認證,生產過程證明,用高品質的產品和具競爭力的價格,讓重視有機、天然的荷蘭人甘拜下風,乖乖成為歐萊德忠實客戶。

那麼,為什麼洗髮乳用量這麼大的設計師,會願意採用高價商品呢?除了健康上的顧慮,葛望平說,「我讓他們理解了自己做為『美髮師』的社會意義」。 「在日據時代,理容業是被視為特種行業的」葛望平回憶。當時有人問他父親,「兒子在做什麼?」「美髮。」結果,「那人的表情完全變了樣!」葛望平至今無法忘記被羞辱的感覺。 因此,「要讓美髮業也能發揮自己的社會價值,讓他們自我提升」。葛望平決定從義剪開始。他串聯下游客戶(沙龍、髮廊),鼓勵店內的髮型師,主動到老人院、孤兒院,或者萬華街頭替弱勢者義剪。他表示,「逢年過節時,你去萬華看,街友的頭髮都很潮的。」 「我們受他影響很深,現在很多曼都的店鋪,每個月都會幫店附近的孤兒院、老人院固定提供剪髮。」響應葛望平的曼都髮藝總經理特助林明志說,「每個人心裡其實都渴望能做些公益!」

10457591_10152517478059210_1674034245964833940_n

用實際行動,疼惜台灣土地

然而,葛望平的綠色理想不只停留在髮妝業。「去年大陸淘寶網的1111光棍節,一天就創下兩千億台幣營業額,但卻有二十五%的退貨率!」葛望平說,這些不理智消費造成的退貨、運輸、物流的碳排放成本,傷害最深的就是「土地」。他認為,退貨的使用者不必賠錢給廠商,「因為這代表廠商的商品,無法滿足客人」,但應繳交罰款給土地,作為思慮不周的「碳補償」,歐萊德則會拿這筆基金種樹

從「 shan|善 」這個新品牌出發,葛望平正在籌備「綠色電商聯盟」,來對抗殺價、搶快的對岸電商。「目前已連繫十幾家本土電商,年底會有結果。」葛望平說。 採訪尾聲,葛望平提到他父親的遺言:「如果哪一天你創業成功,卻沒有人可以孝順,那就孝順國家吧。」葛望平做到了。不是用多高的銷售額、市占率來證明,而是用對這片土地虔誠的實踐。老兵父親的話展現在兒子身上,沒有把它變成「忠黨愛國」的政治狂熱者,卻化成了一顆超越政治,疼惜台灣土地的心。

這就是葛望平的「愛國」之心。

0818_新新聞2

本文刊載於新新聞 撰文/楊智傑

Δ 延伸閱讀:你選對包裝了嗎?

Δ 延伸閱讀:永續轉動善循環 – TREE 植樹計畫